原標題:一周經濟盤點:明年中央預算內投資會超過今年;央行關閉比特幣第三方支付通道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朱宛玲):本周,全國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在京召開,發改委主任介紹明年中央預算內投資重點領域;央行約談第三方支付公司,進一步收窄比特幣交易空間;社科院發佈住房發展報告,稱一、二線城市房價將在明年一季度短線見頂;國資委介紹深化國企改革總方案,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為重頭戲。
  15號,全國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在京召開。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徐紹史在會上透露,明年我國中央預算內投資有所增加,超過今年的4376億元。有關資金的主要投向,徐紹史介紹說:“明年(資金)的主要投向是,棚戶區改造和保障性住房以及配套基礎設施,高標準農田和農村民生建設,水利、中西部鐵路等重大基礎設施,重大節能減排和環境治理工程,核心關鍵技術開發應用等重大自主創新和轉型升級工程,教育、醫療、社會養老、食品藥品安全等社會事業和社會管理,少數民族、邊疆地區發展等領域。”
  徐紹史還透露,2014年國家發改委將協調推進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相關實施細則的出台,以實現城鄉居民收入增長將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不斷增強居民的消費能力和改善消費環境。徐紹史表示,明年將著重培育新的消費熱點。“加快發展信息消費與養老、健康等服務消費。各地都要支持4G網絡建設和業務發展,要擴大綠色節能環保產品消費,還要儘早爭取出台促進文化創意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推動文化、旅游、體驗等消費健康發展。”
  16號,央行約談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公司,要求不能給比特幣、萊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網站提供支付與清算服務。對於已發生業務的支付機構,應解除商務合作;對於存量款項,可在春節前完成提現,但不得發生新的支付業務。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認為,央行的舉措是為了控制比特幣交易可能導致的泡沫化風險。
  “現在進一步落實《通知》有關的內容,比如約談第三方支付以及後續工作,都是為了控制比特幣交易可能導致的泡沫化風險。包括以後可能通過銀行賬戶來進行交易,以此來進行管理。”
  我國比特幣交易主要通過第三方平臺和銀行兩種渠道完成支付。隨著第三方支付平臺停止對比特幣交易的支持,銀行渠道是否會關閉成為市場進一步關註的對象。結合央行等五部委此前發佈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中禁止金融機構提供比特幣交易服務等規定,有分析認為,國內未來大規模的比特幣交易將停止,也存在比特幣退出中國市場的可能性,但政策在短期內可能會刺激不少比特幣投資者抄底。對此,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提醒稱,要小心比特幣投資中的風險。
  “作為一種投資品,它的價值和以往的投資品相比完全不同,有沒有價值完全看人們相不相信和法律支不支持。所謂的稀缺性就一定有投資價值嗎?當前的風險還可控嗎?是不是會成為最後的接棒者。應該去反思,不要盲目跟風。”
  18號,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佈《中國住房發展報告》預測, 2014年住房供需矛盾會相對緩和,一、二線城市房價將在明年一季度短線見頂,但總體保持穩中有漲,三、四線城市則可能呈現分化趨勢。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城市與房地產研究室主任、報告課題組組長倪鵬飛:“2014年的總體形勢是穩中有波動、分化要延續,穩中有波動就是明年的房地產市場總體上還是向上發展的,包括價格和銷售量,但是在中間不同的時間、季度、還有不同的城市可能會有一些變化,第二是分化還在繼續,一、二線城市可能還會保持穩中有漲的趨勢,三、四線城市可能出現分化在穩中不漲或者是下降的形勢會逐漸在增加。”
  《報告》認為,2013年房價並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一、二線大城市房價大幅度上漲的情況,與2013年前期土地調控導致商品房市場土地供給有限、一線城市商品房供不應求有關。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認為,未來住房調控的方嚮應從以往的行政調控為主轉向以市場調控為主。
  “對於住房建設,期中相當一部分是作為商品,這一部分是否應該交由市場做決定。在這個基礎上,政府的調控應該調控到什麼地步,在什麼背景下才出手去調控。對於作為“混合品”的住房,市場和政府的對接點究竟在什麼地方,我想都是需要研究的。”
  19號,國資委副主任黃淑和就國企改革總體方案在北京表示,國資委正在從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兩大方面貫徹落實三中全會對全面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做出的總體部署。有關國企改革總體方案,黃淑和表示,三中全會後,國資委正按照三中全會的要求,抓緊修改和完善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意見。意見的主要內容包括:“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推動國有企業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健全現代企業制度,完善國有資產監管體制,優化國有經濟的佈局和結構,加強和改進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為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
  上海是國資國企“重鎮”,國資總額近10萬億元。本周,上海公佈了《關於進一步深化上海國資改革促進企業發展的意見》,提出了20條改革舉措,包括將把國有企業分為競爭類、功能類、公共服務類進行針對性監管的內容。而上海市市長楊雄:“競爭類國企以經濟效益最大化為主要目標,兼顧社會效益;我們功能類國企以完成戰略任務或重大專項任務為主要目標,兼顧經濟效益;公共服務類國企以確保城市正常和穩定運行、最大實現社會效益為主要目標,同時要引入社會評價。”
  這也是十八屆三中全會後首個推出改革方案的地區,有分析指出,在上海“第一槍”的示範效應下,從現在到明年兩會,將是各地推出國企改革細則的高峰期。
創作者介紹

ia30iahv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