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打工兩年後,22歲的張華生回到山溝里的家。讓他意外的是,距離屋子不遠處的小溪里滿是黑灰,渾濁不堪。這條溪水正是張華生家日常飲水和用水的重要來源。
  張華生一家屬於四川省宜賓市珙縣孝兒鎮鞏舟村四組。他們家處於溪水的下游,溯溪而上,如今沿岸村民的飲水和用水都成了問題。
  僅在鞏舟村,據鞏舟村村主任袁光才估算,約有近百戶人家受到影響。而在溪流上游還有其他村落。
  當地村民把矛頭指向了溪流源頭,那裡有一個煤渣灰場。距灰場約3公里的位置是四川華電珙縣電廠。每天,電廠發電後殘餘的煤灰在此處傾瀉堆積。
  村民認為,污染是煤灰衝進溪流所致。電廠方面則辯稱,技術手段都已到位。
  天上的水,地里的水,不敢用溪里的水
  鞏舟村村民曹相聰家的周圍架滿了密密麻麻的線。仔細分辨,可以發現除了稍細的電線,還有不少水管。這些水管有粗有細,猶如蛛網,從四面八方彙集到一起。
  追尋這些水管的來源,有的一頭栽入田間,有的隱沒於房屋背後的山林,有的則沿著牆壁伸展到屋頂。這就是曹相聰家用水的來源。
  這位51歲的婦女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村裡沒通自來水,過去家裡的水大多直接用抽水機從溪里抽。但現在卻不敢用了。
  下到溪流邊上,可以看到溪水的河床及兩岸積了約一指節厚的黑色沉積物。沉積物與周邊紅色的土壤表現出明顯的不同。張華生告訴記者,但凡雨勢稍大,這裡就會變成一條“黑水河”。
  “要是在(溪水)裡面洗完衣服,衣服都是黑的。”這條溪水最終註入當地的南廣河,曹相聰家也在溪水下游距離南廣河不遠。如今凡有衣服要洗時,曹相聰就用摩托車載著一籮筐的衣服到南廣河邊上漿洗。
  為了找水,曹相聰家在地頭打了旱井,還從山間的泉水引水。到了雨天,房頂的蓄水池也積起一些水,這些水被水管引流成為家中做飯用水的來源。“下雨啦!下雨啦!”曹相聰稱,每逢下雨,丈夫陳地兵都興奮不已,因為這意味又有水可用了。可旱井、山泉來水有限,曹相聰與丈夫兩人洗澡只能用半桶水。
  至於飲水,夫婦倆選擇從鎮上搬桶裝水回來,全家三四口人一個星期要喝上一桶水。可並不是所有人家都能從鎮里買水回來,不少人家仍不得不使用溪里的水。張永聰家住在山溝更深的地方。由於出行不便,她家沒法如曹相聰一樣從鎮上買水,亦或是去河邊洗衣。她告訴記者,除了屋頂的蓄水,就只能仍然從溪里打水。打上來的水,必須在家裡沉澱幾天后才敢用。
  村民告訴記者,水問題大約3年前開始出現。而華電珙縣電廠落成開始發電正是在2011年。
  泥從灰場來
  從張華生家溯流而上約兩三公里,即是華電珙縣電廠的灰場,亦是溪水的源頭所在。在現場記者看到,在僅有的一條公路上,運載煤灰的貨車往來頻繁,幾乎每隔10分鐘就有一輛車來傾倒煤灰。
  在灰場煤灰堆積成山,有的煤灰堆高達十幾米,不少煤灰堆已經發白,附著有苔蘚,似乎已堆放多年。
  灰場位於山溝,外修有大壩。在大壩外不少村民正在一個深池中工作。現場的人解釋,這是沉砂池,目前正在進行清淤工作。記者看到,沉砂池中工人正在向外鏟淤泥,水泵則不斷地將池內的泥水抽排到沉砂池外的溪流里,溪水顯得十分渾濁。
  從灰場沿溪水向下,第一個村子是李復村。在李復村,記者向一位正在田間勞作的老伯詢問飲用水的問題。“好惱火呦!(記者註:四川方言)”老伯如是回答,他引著記者來到溪邊,“你看看,都是渾的,沒法喝啊!”
  在李復村,來自灰場大壩的溪水和另一條溪流交匯在一起。在交匯處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邊渾濁不堪,一邊清澈見底。交匯後溪水變得渾濁,這條溪一路奔流就是鞏舟村所在。
  在四川華電珙縣電廠,廠長何田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華電的灰場修建符合標準,且有大量的防護措施。記者看到,灰場上立有三根巨大的水泥空心柱,水泥柱柱體上布有許多窗口。何田解釋這叫做排洪豎井,灰場的水滲入豎井,進入灰場底部的排水暗渠。此外,圍繞灰場還建有截洪溝,用來截留泉水、雨水,防止水流沖刷灰場。
  排水暗渠和截洪溝最終都匯入灰場大壩前兩米深的沉砂池。水流在此處沉降泥沙後流入溪水。
  若如此,溪水中的煤灰是如何產生的?何田認為,雖然防範措施很完善,但遇上大暴雨,難免會有煤灰被沖刷進入溪流。
  華電珙縣電廠總工程師肖宏博回憶,2012年時,當地曾連降暴雨,形成泥石流。肖宏博認為,如今溪流里的煤灰,應該是當時灰場被暴雨沖刷而形成。
  此外,肖宏博表示,四川即將進入雨季,灰場目前正在進行沉砂池的清淤工作。清淤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淤泥被排入溪水。
  用水尚無出路
  鞏舟村的村主任袁光才告訴記者,溪水沿岸涉及到的鞏舟村村民共約百戶。袁光才說,村民曾多次向鎮政府反映,還撥打過市環保局電話,但都無果。
  在鞏舟村所屬的孝兒鎮政府,鎮長李宗強告訴記者,由於溪水沿岸村民居住分散,修建統一供水設施比較困難。他說,鎮里去年曾計劃從鄰近的筠連縣引水,因管線太長,估算成本達上百萬元,鎮里因資金缺乏而作罷。
  李宗強稱,鎮里還曾提出給每家每戶打井,建小水窖,但這一舉措尚未落實。
  據肖宏博回憶,華電曾與珙縣政府簽有飲水與灌溉工程補償協議,就飲用水問題向灰場周邊居民提供一次性補償300多萬元。此後電廠又與珙縣政府簽署了另一份關於飲用水的補償協議,再次提供了補償資金。肖宏博表示,電廠並不清楚縣裡是如何使用資金的。由於電廠並未向記者出示協議,其詳細內容目前並不明確。
  記者向珙縣政府和縣環保局瞭解詳細情況,但雙方都未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所以目前尚不瞭解這筆資金的詳細使用安排。
  李宗強稱,縣裡確有資金撥款用以解決村民飲用水,“但不是為瞭解決那個問題。”問及撥付資金的數額和使用目的,李宗強並未回答。
  孝兒鎮黨委書記楊勇稱,村民飲水問題一直在解決,去年以來在李復村兩個隊修建了集中飲水工程。楊勇表示一些地方不具備施工條件,修建集中供水存在困難,“考慮到鞏舟村的情況,可能還是打井比較現實。”楊勇表示,下一步鎮里會向縣裡申請資金。
  李宗強稱就飲水問題,鎮里曾與電廠對接,電廠要求鎮里提出解決方案,再商議解決。然而目前尚無合適方案。楊勇稱已向電廠提出整改要求,“一方面出來的水要日常監督,另一個針對暴雨的天氣怎麼處理。”
  就灌溉問題,楊勇表示,經過實地考察,從灰場出來的水與另一來源水質存在明顯差異,鎮里正在考慮能否通過一些方式,使灰場水源不匯入溝渠。而如果灌溉問題難以解決,則可能需要與村民協商改種其他作物。
  5月初,張華生在微博上發帖反映家鄉的飲用水問題。不久後他接到村幹部的電話要求刪帖,“你們什麼時候解決這個問題,我什麼時候刪。”張華生這樣回覆道。  (原標題:四川珙縣:污染專項補償資金去哪兒了)
創作者介紹

ia30iahv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